好日子 舞出來 講述人:省級非遺花杠舞傳承人崔振江

花杠舞是一筆財富,全國哪兒都沒有,我們老城鎮獨一份!

我叫崔振江,今年65歲。2007年,成為省級非遺花杠舞第五代傳承人。多年來,除了務農,主要精力都用來傳承技藝??臻e時,也在周邊廠里打打零工,收入不高,但日子過得舒心暢快。

“腳步沉,膝微彎,小甩走,大甩轉,騎馬蹲襠全身顫”

20歲時,我在生產隊當民兵,做保衛,干了4年。當時,花杠舞非常流行,村里的小伙子幾乎都會跳。逢年過節,河北很多地方邀請我們去演出。有些地方往返幾十里路,天沒黑就出門,回到家已經半夜。中途,很多人放鞭炮攔截,想看表演,大伙就又歡歡喜喜跳起來。

不知不覺,我也著了迷。別人跳的時候,就跟在后邊學、不懂就問?;ǜ苄枰獌扇颂?,沒人搭伙的時候,我就自己琢磨,把自制的花杠一頭擱在窗臺,抬著另一頭練習。

沒費太大力氣,很快就運用自如?;ǜ芪璨荒苡檬址?,只用頭、肩、背,靠顫力變換動作。主要技巧有頂杠、轉肩、換肩、轉背、顫背、蹲步、挖步、輕步等。跳好花杠舞,牢記一句話:“腳步沉,膝微彎,小甩走,大甩轉,騎馬蹲襠全身顫”。

1992年,我們受邀參加中國沈陽國際民間舞蹈(秧歌)節,我很榮幸加入到演出行列。演出場地設在沈陽故宮博物院,中外演出隊伍上百支,場面壯觀,讓人大開眼界。

表演當天,領舞哨聲一響,鑼鼓喧天,隊伍排成“二龍吐須”“轉十字”“對杠”“串花”等陣型,再變換成齒形、蛇形、梯形、直形隊列,鼓點有七十二番之多?;ǜ茉谖覀冾^上、肩上、背上隨意轉動、顫動,似蛟龍出水、如浪里飛花。4天時間,連演8場,場場爆滿。

回到武城,因為表現出眾,我很快成為領舞。其間,帶隊參加的演出數不勝數。

2019年4月,濰坊風箏節的展演令我終生難忘。沒有固定場地,而是沿街展演,一路走、一路跳,足足撐了5公里?;ǜ苤亓坎惠p,大家體能都達到極限,好在沿街觀眾熱情歡呼,我們一路沒泄勁。

歡歌笑語,邊扭邊跳,幾十年一溜煙就過來了。

在老城鎮三義村,男女老少幾乎都能跳花杠舞

1992年,武城花杠舞被《中國民族民間舞蹈集成》一書收錄,成為國家藝術學科重點研究項目。2007年,花杠舞被列入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,我成為傳承人。2013年,武城縣被評為山東省民間文化藝術之鄉——花杠舞之鄉。

這些年,花杠舞的名聲越來越大,保護力度越來越強,但成員還是那些老伙計,年齡普遍在五六十歲,需要年輕人加入進來。

傳承要從娃娃抓起。在鎮文化站和村委會的大力支持下,2019年起,“非遺進校園”活動辦得風生水起。我將花杠按比例縮小,長度從5米減至3米、重量從45公斤減至10公斤,做成適合兒童抬的“微縮”花杠,讓非遺走進村里的南屯小學。

起初,每周一次課,三至五年級的學生自愿報名參加。先從步伐教起,再到杠上功夫,伶俐的孩子一個多月就能學會。一年一個批次,我已經教了5批。他們也經常參加演出,還得過獎。從這學期開始,每周增加一節課,又有30多個孩子報名??粗⒆觽兒闷鏆g喜的眼神,我堅信花杠舞一定會代代相傳。

現在的農村,多數青壯年外出打工,留守婦女比較多。我琢磨著,組建一支“三義村女子花杠隊”。我留心觀察,很多婦女喜歡在村委會的小廣場上跳廣場舞。領舞的40多歲,能說會道,舞跳得也好。我把想法告訴她,一來二去,她就答應了。她號召廣場舞隊婦女成員,一三五跳廣場舞、二四六學花杠舞。

相應的,花杠也進行了改良,長度不變,重量降為30公斤。婦女身體靈活,短時間內就能掌握技術要領。以后再有演出,女子花杠隊也能精彩亮相。

如今,在三義村,男女老少幾乎都能跳花杠舞。

白菜花開了,黃艷艷的,多好看

花杠舞再熱鬧,也有時有晌,日子還得踏踏實實過。

跳上花杠舞之后,因為需要經常練習、組織活動,我放棄了外出打工。農閑時,就在村子周邊干點零工。

村里有個小地毯廠,10多年前,我去幫忙蓋廠房。每天干完活,把周邊拾掇利索再走。老板看我勤快,便雇我在廠里工作,負責拿件、稱重、發貨。我記憶力強,走過的路記得一清二楚、見過的人也能一眼認出,老板說我是“活地圖”,去哪送貨都帶上我。前兩年,廠里生意不景氣,我主動提出了辭職。

前年,我入選了村里的公益崗,防火、防汛、宣傳……事事沖在前。別人相信我,我就得把事干好。去年取暖季前,我和村里的網格員逐戶排查安全隱患,兩天時間走訪了700多戶,哪家存在冒煙、漏氣等問題,第一時間告知維修,個別使用蜂窩煤的,提醒他們多通風……諸如此類的工作還有很多。

我還有個特長——做飯。年輕時就喜歡,無師自通。只要在家,做飯的活我全包。以前,村里紅白事辦流水席,東家都會請我當大廚。為了置辦酒菜,我常常絞盡腦汁,幾天不著家?,F在,村里辦了“暖心食堂”,需要一位廚師,給村里的老人做頓午飯。村委會第一個想到我,我欣然接受了。

心里有陽光,生活才溫暖。拿做飯來說,雖然沒有酬勞,但鄉親只要叫我,我就樂意去。

當然,這一切還多虧我有個賢內助,老伴特別理解我,性情也隨和,不管我干啥都不阻撓。農閑時,她在家接點繡花類的零活,既打發時間,也補貼家用。孩子們都工作了,也挺孝順。

我喜歡種花,窗臺上這些花都是我種的。白菜切了幫、澆點水就能活,剛剛開了花,花瓣不大,黃艷艷的,多好看。


德州日報新媒體出品
記者 | 蘆瑞瑞 王志冕  編輯 | 蘆瑞瑞
審核 | 馮光華  終審 | 尹濱
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系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

亚洲无码视频六月天_被公侵犯人妻一区二区三区_性色av一区二区_少妇午夜av一区